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澄迈华侨农场 >

联合国绿色项目搁浅海南 因地界纠纷拖了十四年

发布时间:2019-07-23 20:2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里最多时候有两三百工人,可热闹了。”6月5日,澄迈老城开发区,站在空荡荡的海南生化制药厂大院里,看着在大院里追踪嬉戏的鸡群,李世汉一脸无奈。

  李世汉是海南华煌集团农业开发部经理,1993年,他所在的海南华煌集团为响应家乡父母官回乡投资的号召,将原本在外地正常运转的企业转让给他人,抽调回的资金全部投入到了自己家乡的土地上,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14年过去了,他们当初满怀豪情规划的“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依然停留在图纸上,而与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投资与技术促进处签署的共建“华煌绿色产业示范园”的合作项目也因此搁浅多年。

  1992年,澄迈县政府为发展本地经济,推出多项优惠政策吸引在外地发展的企业家回乡投资。正在广东发展的澄迈企业家孔祥义闻听这一消息后兴奋不已,因为能够为自己家乡做点事情一直是他的心愿。在随后回乡和澄迈县具体负责招商引资的官员进行接触时,对方的热情和承诺打消了他所有的顾虑,他立即决定将在广东的企业转让给别人,抽调资金回乡创业。

  孔祥义的创业计划是在澄迈建立一个大型的生物工程制药原料发展基地,在保证他之前投资的海南生化制药厂原料供给的同时,形成一个一条龙式的优良生物升华项目。但要实现这一规划的前提是必须要拥有足够多的土地资源,在经过多方考察后,他们决定将“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定址在澄迈县华侨农场。

  1992年10月,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以澄迈县城南综合总厂(“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前身)的名义向澄迈华侨农场提出申请,希望能够承包该场辖区内的13000亩土地作为企业的发展基地。

  1993年1月,澄迈华侨农场对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的用地申请做出批复,同意该用地申请。

  1993年5月15日,澄迈华侨农场和澄迈县城南综合总厂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合同约定澄迈华侨农场从管辖的大丰、文音、五村、盐丁等4个作业区划出约13000亩土地承包给澄迈县城南综合总厂开发经营,具体面积按各村合同所定地界以测量红线图为准。合同同时约定,澄迈华侨农场应积极协助做好土地承包过程中的有关事宜,澄迈县城南综合总厂则应积极筹足资金,按合同的时间标准,按期缴交承包金。随后,澄迈县城南综合总厂又陆续和涉及到承包用地的村庄签订了用地协议,并支付了相应款项。

  1993年11月,澄迈县政府对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报送的《关于要求设立澄迈县生物工程研究中心高科技基地的申请报告》做出批复,同意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将华侨农场太阳湾地带的15000亩土地作为主要开发基地。

  就在孔祥义豪情万丈地实施“澄迈华煌科技工业城”的美好蓝图时,让他头疼的问题出现了。

  “主要是各村的交界地带存在争议,甚至同一块地几个村子来争。”李世汉说,1994年,当华煌方面处理承包土地地界时,才发现了这一系列棘手的难题。由于上述问题,造成华煌方面无法按照原计划种植药品原料,下属的海南生化制药厂因缺乏原料供应,不得不于1994年年底停产。

  1995年,华煌方面邀请了澄迈县国土局的专业人员,对所承包的13000土地进行定点定标测量,由于相关村庄和澄迈华侨农场的不配合,这次测量无果而终,制作红线图更无从谈起。也就在这一年,华煌方面发现,澄迈华侨农场对双方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中的部分土地进行了重复承包或转让;而部分村民也对华煌承包的土地进行侵占作业。1996年到2004年,上述情况更加严重,导致华煌方面无法进行规模化种植,只能种植一些短期作物,尽管华煌方面在此期间多次向澄迈华侨农场反映,请求农场出面解决问题,但始终没有得到澄迈华侨农场的支持。

  由于土地问题一直悬而不决,华煌方面在此期间与湖南省农学院、北京绿谷时空生物技术开发公司开展的项目合作均无果而终。“我们的合同都签了,合作方也派人来做进场考察准备,可最终都卡在了这个(土地)问题上!”说到这些往事,李世汉仍面有怒色,更让他气愤的是,1999年由于没有达到规模种植面积,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历尽艰辛培育出来的药材种苗尽皆作废。

  2005年,因为承包范围内的土地被当地村庄二次发包给村民耕种,华煌方面还和当地农民打了官司,但尽管华煌方面最终赢了那场官司,但他们和当地村民以及华侨农场的关系却越来越紧张。

  更使李世汉气愤的是,在此期间、承包的土地被农场重复发包,被周边村民占用的情况愈来愈来严重,而他们种植的作物更是屡遭破坏,但这些情况反映给农场和当地派出所后,大都不了了之。同时,由于土地权属问题一直无法明确,澄迈县有关部门占用华煌集团承包土地修建金马大道等工程的补偿款也无法到位。

  2005年6月8日,经过华煌集团高层的再三努力,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投资与技术促进处和海南华煌集团签署了共建华煌绿色产业示范园的合作协议。这也是该组织在中国境内与企业共建的首家绿色产业示范园(试点)。

  2005年8月3日,该组织派出数名专家飞赴海南,就共建海南华煌绿色产业示范园在海口市举行了专家考察论证会。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海南有着显著的地域优势,自然条件优越,生态环境良好,具备发展绿色产业的优势和基础。但专家们也表示,绿色产业示范园的建设是一项综合性很强的宏大系统工程,对于合作双方来说,目前最紧迫和重要的工作是编制华煌绿色产业示范园的总体规划,该规划要贯彻“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方针,促进城乡和区域协调发展;要坚持突出企业集团的特色,充分发挥企业集团的比较优势,准确地把握企业集团的功能定位,精心谋划企业集团的布局;要认真贯彻建设节约型社会,严格保护耕地,特别是基本农田,努力提高土地集约利用水平,全面加强节地、节水、节能、节材和资源综合利用,搞好污染治理和生态环境保护。为此,专家们还认为,华煌绿色产业示范园如果能够得以快速发展,不仅有利于促进企业集团的发展,同时还有利于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联合国组织和专家一致看好的绿色项目,在合同签署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却只能停留在书面上,迟迟无法进入实施阶段。这让李世汉既痛心又失望:“如果不是我们在这里投入了太多的资金和心血,我真想马上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6月5日,在澄迈县华侨农场的一块荒地上,李世汉对记者说。

  不过,对于华煌方面认为其所拥有的大部分土地这些年迟迟无法开发责任全在澄迈华侨农场的看法,该农场书记陈庆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并不认可。

  “截至目前,他们支付的土地承包金到位比例只有17%左右,和当时合同规定的存在很大差距。”陈庆佑书记说,当年在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之后,华煌集团就应该按照合同规定支付土地承包金,但这些年华煌集团并没有很好地履行合同。此外,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当时签订的合同均存在很多不够规范的地方,譬如华煌与各个作业区的合同中对于所承包土地的范围只是约定了四至,并没有明确地界,这才导致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另据陈书记说,土地承包金本来是应该缴纳给澄迈华侨农场的,但华煌集团却直接给了作业区,使得农场的工作也很被动。

  澄迈县国土环境资源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了类似的看法,他说,华煌集团在华侨农场承包的13宗土地均签订有协议,也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书面同意,但这些协议签订后没有及时报土地管理部门批准确认;而且合同约定的土地范围只有四至、没有红线图,无法确定具体范围和权属,在手续方面不是十分完善。对于华煌方面指责的修建金马大道等相关工程占用其承包土地却不给予补偿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只要土地权属搞清楚,该补的一分都不会少。

  《证券导报》“财经海南”记者采访时,澄迈华侨农场的陈书记也表示,不管在这件事情上谁对谁错,但这么多土地这么多年不能有效地到开发利用,也的确是一件让人着急的事情。他说,只要华煌集团能够按照合同约定缴纳应缴的费用,农场方面将积极协助其进行土地确权工作,同时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给予其最大支持。下一步他们将遵循“依法开发 寻求共赢”原则和华煌集团就相关问题进行协商,尽快让这一事件得到比较圆满的解决。

  “他们几乎每次都是这么说的,可10多年来却从没有见到他们解决问题的实际行动!”6月15日,在听记者转达述了澄迈华侨农场方面“尽快解决问题”的表态后,李世汉说,如果澄迈华侨农场有解决问题的诚意,这一问题根本就不会一拖14年,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从保护企业的实际利益出发,真心实意地帮助企业解决困难,而不是推诿拖延。

http://thebitmakers.com/chengmaihuaqiaonongchang/9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